手机在线阅读txt电子小说网

闻君有郎意- 第九章 主仆二人的过招

类别:女生小说 作者:诗雨如梦 书名:闻君有郎意
    春光正好,小院西北角的桃花开得秾艳,灼灼耀人耳目。

    心情好,胃口就好。

    沈大姑娘终于表现出她纨绔的一面。

    让人从朔风岛最有名的酒楼叫来一桌酒席,一个人坐在桌前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吃得酒足饭饱之际,似乎才看到边上望着她直流口水的小丫鬟,还有门外一直盯着她看的美貌护卫。

    “哈,真是不好意思,一不小心就吃完了。你们,对了,花晴,再去叫一桌来,你们自个儿吃吧!”

    沈闻姜说完,拿过一旁飞雨刚做好的拐杖,试着自个儿在院子里行走。

    昨晚那场预料中的险境,让她更加明白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无时无刻挡在你面前,关键时刻,靠人不如靠己。

    随即又想到当时若不是那黑衣面具人及时出手,现在的她早成了垣王的刀下亡魂了……

    能够有所期盼的活着,没人想死。

    她必须尽快恢复行走的能力,才能应对接下来的困局危局。

    身后小丫鬟一听有好吃的,眼里顿时冒出金光,忙殷情地上前来扶她。

    沈闻姜摆摆手,拒绝,让她自个儿玩去。

    花晴似乎有些意外,愣了下才应声是,随后疾步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作为沈大姑娘身边的头等护卫,她当然不用亲自去。

    因此片刻后她就回返,面色却不太好看,“姑娘,王爷说,你既然搭上了世子,就好好跟他们结交吧。”

    是昨晚写给世子的信…

    还有就是花晴看她不顺眼,或是不满王爷对自己的态度,所以才摆出这副臭脸…

    沈闻姜恍然,默了默问道:“王爷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花晴摇摇头,“属下不知。看样子盟会还要继续一段时间,若无意外王爷应该会等到结束后才走。”

    沈闻姜颔首,继续吃力的拄着拐杖往前挪。

    花晴在身后看着,并没上前帮她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沈闻姜忽然回头,小声道:“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花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醒来后我没了部分记忆。”沈闻姜道。

    闻言,花晴顿时睁大眼,难以置信地看着她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样。不过我希望这件事只有你知道。”沈闻姜说完,又转头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考虑再三,她才决定告诉花晴的。

    雁秋只是个小丫鬟,原本对这些就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而醒来后自己接触最多的人便是花晴。

    花晴虽然看她不顺眼,对她也不够忠心。但她对王爷忠心,唯王爷的命是从,在王爷还没对自己失去信任前,应该不会背叛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能把这种秘密告诉她,便也等于是信任她,视她为心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一种赌。

    沈闻姜想过了,不管花晴会不会将这事告诉王爷,她暂时都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毕竟,她这具身体的表面身份是登州刺史之女。

    沈刺史手握登州军政大权,深得天子信任。若是他的女儿突然死在朔风岛肯定会惹来风波。

    那个王爷既然坐视她帮乾国解了围,便不会在这个时候再闹幺蛾子。

    几乎用了一盏茶的时间,花晴才接受这个事实,然后小声问:“那你这个失忆,是暂时的还是?”

    沈闻姜很干脆地回道:“不知道,所以还得你帮忙遮掩。”

    花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帮忙遮掩?

    她竟然说得如此理所当然,真当自己是个主子了,脸皮厚得都没边了…

    气恼归气恼,想到王爷的吩咐,花晴没有立即发作,沉着脸走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酒菜送到。

    刚才不知在哪撒欢的小丫鬟闻着香味儿进了院子,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手脚麻利地布碗布筷,间或朝院子外面大喊:“飞雨哥,飞云哥,你们快来呀,吃饭喽——”

    沈闻姜这会儿累得只顾得上喘气,腿上的伤还是很痛,但到底可以自己走几步了。

    正要进屋歇息,花晴领着一位背着医箱的清瘦老者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沈闻姜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这死丫头,竟然找了大夫来…

    眨眼,二人已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花晴上前,不由分说扶着她进了屋,这才对跟进来的大夫道:“我们姑娘前些日子摔了马,不但腿受了伤,头也撞得不轻,你帮忙看看,恢复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大夫点点头,当即替她诊起脉来。

    外面院子里人已经聚齐,飞雨朝正房的方向望了眼,随即在同伴的招呼下喝酒吃肉。

    屋内主仆二人屏息凝气,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大夫收回手,又蹲身在她的断腿处捏了捏,先前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,“嗯,恢复得不错,可以试着下地走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,那她头上的伤——”

    “也不碍事,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二人同时问道。

    大夫道:“老朽可能是多虑了,一般头部受伤,多少会有些后遗症,有的呆傻有的头痛,还有的记忆受损,既然姑娘现在都没这些症状,想来是幸运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闻姜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,真他、妈的太,太那个了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忍不住怀疑,是跟这位大夫窜通好了的。

    但她真的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那,如果记忆受损,有没有可能恢复?”此刻花晴的心情颇为复杂,连她自己也不知该幸灾乐祸还是同情,同时还有一丝丝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。”大夫一边说一边熟练地开药方。

    沈闻姜:……

    嗯,情况还不算太坏。

    虽然被诊断为记忆受损,但至少她这沈刺史女儿的身份保住了。以后但凡不知道的事情,都可以推说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该头痛的是花晴……

    这样想着的时候,她的心情更好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吃喝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小丫鬟往正房的方向瞟了眼,似乎有些过意不去,片刻后夹了满满一碗菜跑进来,“花晴姐姐,你快尝尝,这个好吃得很咧,我好容易才从他们那抢来的。”

    花晴:……

    她还不至于为了几口吃的去抢,不过小丫鬟这一打岔,让她暂时从天人交战的挣扎中脱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,放在那吧,雁秋妹妹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花晴说道,起身亲自送大夫出门,在大门外先塞了张银票过去,然后才低低开口,“此事于我家姑娘无益,还请先生莫要外传。”

    大夫瞟了眼手中的银票,数额不小,眉眼顿时笑开了花,头点得鸡啄米似的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