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在线阅读txt电子小说网

笙箫鸣- 第十九章 双人混战

类别:女生小说 作者:荼蘼雪 书名:笙箫鸣
    鸡鸣三声,玉兔西坠,朝阳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夜离笙乖乖靠在皇后身边,眼帘紧闭,听着前方太监所念旨意。

    “夜离笙,你昨天是没睡觉吗?”夜临衍越看越气,终于忍不住揪住她的耳朵想把她拽起来。

    “衍儿,叫她睡会儿吧!”华后一笑,忙拦开夜临衍。

    “就是,衍儿,你怎这么讨厌!”夜离笙被夜临衍这么一动睡意全消,听到华后的话立刻学着她的语气接了句。

    华后浅浅一笑,无奈摇头:“今日是双人赛,你们要一组吗?”

    “双人战?”夜离笙匆匆坐正,满眼兴致,眼睛转了几转,笑嘻嘻地开口,“五哥要和雨姐姐一组,笙笙怎能打扰?”转头看了一圈,她眸子一亮,立马跳起来,窜到了邢箫身边,“我只能和邢公子一组喽!”

    夜临衍一愣,回头看到朝邢箫眨眼的夜离笙,心中泛起莫名的失落。

    一炷香之后,江湖英雄定组结束,交于皇上,由皇上抽签定顺序。至此,双人战,开启!

    “天剑宗剑垠剑岚对战柳府柳江年、风谷风影若!”

    “咦?”朔帝话音刚落,夜离笙便轻咦出声,“柳江年和风影若?”她微微努起嘴想了想,“他们没什么交集吧!临时组的?”

    “不像!”夜临衍轻轻摇头,目光穿梭在台上四人之间,“他们二人气息迎合,虽看似各自为正,其中却有股意外地联系,比同修一种功法的天剑宗弟子更为默契!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有备而来啊!”夜离笙纤指够绕着碎发,眼中兴致闪烁,偷偷睨了眼身旁邢箫,轻轻一笑。有备而来又如何,好看哥哥就是她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台上剑垠怒目圆睁,单手按着清鸣的无垠剑。柳江年却是笑容安然,悠闲悠闲地扇着扇子,若不是浑身四散的内力威压,真让人以为是哪家公子游玩走错了地。

    轻轻瞥了眼剑垠,柳江年唇角勾起冷笑,突然和扇,旋手翻转,内力霎时破体而出。

    风影若扫过柳江年,眼里出现一丝罕见的笑意,脚尖轻点,斜退而出,内力平铺展开,以做辅助。

    “一般双人战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时都会选择二人联手,很少会有一主一副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剑垠和柳江年速来不和,应该是想单打独斗来解决吧!”

    邢箫静静听着夜临衍夜离笙两人聊天,目光落在夜苍身后一名斗笠人身上,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那人头戴斗笠,看不清样貌,周身也没有波动,仿佛一个普通人,淹没在人群中,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似有所觉,他抬手压了压斗笠,低头对夜苍说了什么,夜苍移目瞥了眼邢箫。

    台下疑测纷纷,台上两股内力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柳江年眉头轻皱,白扇在手,早收了先前的闲情雅致,对上剑垠的目光,他压低声音开口:“剑垠你冷静一点!”

    “冷静?我很冷静!”剑垠冷哼一声,瞳眸几乎赤红,充斥着疯狂与不顾一切,“我隐忍了七年,等的就是今日七曜剑会,我要让你在天下人面前身败名裂,方能对得起昔若!”

    “是你没有保护好她,今日还说什么报仇?当年她跟了你就是一个错误!”

    两股气息节节攀升,顷刻间已过数招,招招致命,看得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剑芒凌冽,扇影虚渺,虽不相上下,但明眼人都看得出,柳江年险胜半招。虽是半招之差,剑垠却久久无法突破,急得剑岚屡屡想要相帮,却被风影若死死压制。

    蓦然,无垠剑一声清鸣,飞旋而起,光芒四射,化作无数长剑。

    剑垠内力暴涨,瞬间超过了柳江年。

    “千散剑法!”夜离笙惊讶地捂住小嘴,眼睛连眨几下。

    “凶名赫赫的两伤之术,等于同归于尽,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用!”夜临衍也满脸惊讶,没想到这剑垠竟有这般戾气。

    众人震惊间夜离笙突然起身,脚尖一点内力萦绕,眼看便要起步。

    夜临衍反手拽住她:“你干什么?千散剑法不是开玩笑的,很危险!”

    “我欠他弟一条命,柳江年不能死!”夜离笙眼角微挑,徐徐启唇,轻灵的声音中夹着坚定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邢箫淡淡盯着斗笠人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空中长剑已凝结成阵,滚滚威压倾泻,直逼柳江年。

    “江年!”风影若大叫一声,一记回旋镖逼退剑岚,一步跨至柳江年身前。

    威压骤降,风影若喉咙一甜,一口鲜血喷出,却死死挡在柳江年身前,承受绝大部分压力。

    其后柳江年内力护体,受伤不重,却没有半分放松,这只是威压,那真正的剑力……

    剑垠倾力控制无垠剑,脸色苍白,双手颤抖,格外吃力,却突然仰天长笑:“昔若,你看到了吗?他要死在我手里了!”

    夜离笙轻轻皱眉,她清晰地看到,剑垠眼角闪过一丝晶亮。

    当是时,剑垠猛看向柳江年,双眼赤红,大喝一声,无数飞剑直冲而下。

    “只一剑若刺下去柳江年风影若估计就成粉末了,剑垠也该和这个美丽的世界说再见了!”夜离笙手边萦着蓝光,时刻准备出手,轻轻眨着眼睛,看向邢箫,却是一愣。

    猛转头,邢箫白衣飘飞,已出现在万剑之中,右臂一挥,白芒掠出,生生切断了剑垠与无垠剑的联系。

    剑垠瞬间被反噬,张口吐出一嘴血。无垠剑失了主力,直挺挺朝柳江年砸下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夜离笙眸子一凝,冷冷盯着瞬间出现在柳江年身边的斗笠人,他用的是——瞬移?

    斗笠人旋手一掌,硬是打乱了无垠剑的行迹,拉起柳、风二人瞬间离开比武台,到夜苍身后。

    邢箫淡淡瞥了眼斗笠人,转身回到夜离笙身边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,剑垠却无半分欣喜,反而面如死灰,颓然跪倒在地,两行热泪滚滚而下:“昔若,我连这都做不到吗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已失了所有气力,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