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在线阅读txt电子小说网

阁主小姐别上钩- 第一百二十一章 难言放弃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慧之玲 书名:阁主小姐别上钩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晴方院内,男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轻点轻点……”

    娄式杰光着膀子趴在软榻上一再叮嘱,任由凝霜小心涂抹烫伤膏药。

    大小姐方映妍则负责侍立一旁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他这副模样,倒像是宅子里的公子哥,旁边配了两个伶俐可爱的俏丫鬟。

    不过晴方院甚少与人来往,倒也习惯了这样没上没下的日子,三人主仆一团,早已变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报仇!”娄式杰一边咬牙忍着,一边狠狠说道。

    “报什么报?向谁报?”方映妍在一旁皱眉回应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这情形显而易见,御贤王吃了亏摆明了要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总归是我们欠人家的,就当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害了他一些棋子,可他却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总不能一命抵一命吧?人家好歹也是堂堂的皇长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他什么事?当不上储君的皇长子早晚是别人的刀下鬼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方映妍忽然心生怜悯,想他坐上了这样的位置,终归也是身不由已,不能随心所欲,如今重重的打压了他,叫他发了狠也是常情,随即道:“既然如此,就让别人收拾他吧,这一遭算是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娄式杰无奈叹息,“你这怜香惜玉的风格可算不得好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合适你来?”她顺势驳道。

    娄式杰再叹:“可惜我没个好爹,没戏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让?”娄式杰即刻问道,忽然眼珠一转,望着她半开玩笑道,“不如你嫁给我吧,这样就顺水推舟了。”

    方映妍面上一囧,直接丢给你他四个字:“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……”娄式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们还能好好聊天吗?当别人不存在是吗?”旁边一直默默涂药的凝霜表示不忿。

    最后,方映妍以一句“没正形……”结束了这场尴尬的话题,各自回屋睡觉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是夜,当一切恢复寂静安宁,方府幽深的暗室内传来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一位年轻的白衣男子双膝跪地,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寝衣,像是被连夜薅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家主方承远高坐在紫檀木椅上冷然问道。

    男子一脸茫然,战战兢兢道:“属下不知……我明明救了大小姐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方承远厉声回道:“你救了她,却伤了她的名节,你这么做,将来谁还敢娶她?”

    “我娶,我负责。”他郑重回道。

    “做梦!”方承远起身大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娄式杰皱眉问道,“阁主,我不服!”

    “不服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可以娶她?我有的是功夫和手段,相信我,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。您看,她要周国世子的手臂,我便帮她取来,她想要什么我都能做到,为什么不给我机会?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”

    方承远脸上划过一丝戏谑,显得极为不屑,走上前缓缓问道:“她妹妹已经是太弟妃了,你觉得你能给她带来什么样的位置?”

    娄式杰心中一凉,瞬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蔑视,却依然坚持辩驳道:“我尽力,我可以给易得阁当牛做马,百死不辞!”

    “可是易得阁不缺牛马,缺的是老虎和狮子,你觉得你何时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阁主!”娄式杰再次求告,“您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一定做给您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喜欢她,就应该主动远离,不合身份的事不能做,否则你会害死她。”

    娄世杰一声冷笑:“说到底您就是看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方承远坦然回道,“你将来辉煌腾达也好,默默无闻也罢,我都希望和我女儿毫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是她的文者配,一朝选中,终身为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随时换掉你。”

    娄式杰忽然嘲讽道:“你做事没有原则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父亲都有私心,等你将来做了父亲就知道了。我太了解你们这样的年轻人,所以绝不会把女儿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一了百了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她身边已经不可或缺,我不会去挑战她的底线,但是人也要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娄式杰不再答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给我发誓永远不对大小姐心存幻想,并且故意远离她冷落她。”

    他不做声。

    “不说是吗?”方承远脸上微怒,“来人,给我打,打到他发誓为止。”

    两个彪悍的男人立刻上前将他摁倒在地,板子打下去,瞬间皮开肉绽,毫不含糊。前半夜刚刚抹的膏药悉数被血水染没……

    娄式杰宁死不屈,任板子抬起落下,嘴里始终不吱一声。

    “重重地打!”方承远彻底怒了。

    可是,最后,整个人都打晕了,他也没有发出一丝声响。

    方承远心中感慨万千,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害怕,这样的年轻人有虎狼的本色,但是绝不适合他女儿,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么起来的。

    末了,娄式杰被抬回屋内。那是大小姐特意为他申请的一座小屋,独门独院,而且临近晴方院,比其他侍卫群居的住所好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在屋里躺了整整一天下不来床,凝霜则被暗中授意照顾他。

    方映妍听说他受了伤,心下奇怪,第一时间赶来探望,却被他一个枕头扔出去,“滚,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凝霜侧目,嘴里嘟囔,“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侍卫。”

    方映妍自知无趣,只好命人准备了最好的药物和吃食,又增派人手料理,自己则远远地躲到易得阁。

    这几日,原先的靖安王现在的皇太弟多次潜人送来帖子请她出去喝茶玩耍,她都一力推却。

    自打徐为任那番预测后,她天然地预感到这个男人的威胁,为了避免沦为他的妾室,她毅然决定远离。可她心中还是害怕,很明显自己已经被盯上了,万一哪天被他要了去就彻底完蛋了,索性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趁此时机,她特意拿了《五部奇书》去父亲书房中邀功,让他知道自己已完全掌握第四部,只剩下最后一部。

    方承远听完极为开心,连连夸道:“这后面两部极其晦涩艰难,普通人想要掌握它至少需要一年时间,不过以你的天赋相信半载便能轻松掌握。”

    方映妍顺势回道:“半年?那也太久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多久?”

    她举起一根手指,骄傲道:“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方承远笑道:“信口开河。”

    她急忙辩解:“我不是信口,我有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一个月内掌握它,父亲奖励我一个礼物可好?”

    “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,反正不小,但是也不难,你肯定能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那便是婚姻的自主选择权了,她在心中暗暗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要真在一个月之内学通了它,父亲保证,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也给你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方映妍高兴得跳起来,“一言为定,不许反悔!”

    “答应你便是,一个月后为父亲自考你,哈哈哈。”方承远见她有如此信心,倍觉满意,完全不在意她想要的是什么,总之以他现在的能力,除了天上的星星哪一样弄不到。

    从此,方映妍日夜研习,手不释卷。为了早日达成所愿,她选择闭关读书,摒弃一切无关的事物,潜心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