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在线阅读txt电子小说网

第一版主网 >女生小说 >余生倾心皆是你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戏剧与生活重叠后果
我的书架 | 加入书架 | 举报章节错误 | 返回书页

余生倾心皆是你-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戏剧与生活重叠后果

类别:女生小说 作者:婉州 书名:余生倾心皆是你
    所有爱与被爱之间的“闲聊”都是幌子,齐悦也没否认。

    齐悦问心无愧,井希迫在眉睫,两人心照不宣地投入到上海外景地的最后一场“同房”戏的拍摄里。

    导演与二人沟通后,他们互相都想要一个见证,没要求清场。

    导演很高兴,当晚,在火锅店拍摄时,齐悦真喝了酒,半醉半醒地被井希带回酒店,在进门后,齐悦也明确地抱紧了井希。

    她有些醉,但醒的部分更多,这样冲上去抱住井希,是齐悦主动的一大突破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滚烫的脸埋在井希胸口,听到井希不知是入戏还是真实的怦怦心跳,下一秒将她打横抱起,直奔屋里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头,对她轻咛:“好好睡一觉,明天起来会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正准备离开,齐悦一把拉住他。

    井希回头安慰:“怎么了?实在不舒服,我出去给你买两颗解酒药?”

    齐悦腾身而起,摇着脑袋说:“我没醉。”

    她摸摸自己真实似被火烤后的脸,说:“我真的没醉,可能你看到我脸红红的,但是我很清醒!”

    井希顿了一下,表示出:所以呢?

    定睛看她时,含笑问:“你想让我留下来陪你?”

    齐悦默了默,重重点了点头,轻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和梁小婉一样,在这个需要她们主动的场合,都会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井希坐正身子,揽住她的双肩,一字一顿:“小婉,我决定和你在一起,只是想名正言顺的对你好,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给你最大的人生安全保护,不为其他。”

    这是孔因桀的真心话,不是井希的,可此情此景,井希表现出来,齐悦所看到的画面是,他真的很犹豫,很纠结,就像那天她要求他的脸上,从此只能有她的吻一样。

    齐悦不自信地低下头,轻问:“你,嫌弃我了?”

    这里,井希自己加了一个抚脸的动作,对她说:“当然没有,我爱你还来不及,怎么会嫌弃呢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梁小婉说不出口,齐悦也说不出口了。这一步对她们来说,跨越都大。

    井希别过头,紧握着齐悦的手,仰头看着天花板,做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下一步,齐悦就着被他握紧的那只手,缓缓伸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婉。”井希顿住,“你冷静点,我真的不想给你造成一些没有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齐悦也抚上他的脸,微笑:“你觉得我只是一时兴起吗?从昨天开始我就准备好了,今天,我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井希豁然睁大的眼睛,那宛然比孔因桀更震惊的神态,看得监视器前的导演也跟着振奋了。

    全场安静。

    静到只闻齐悦沉重又紧张的呼吸,和她弱弱的声音:“趁我现在还正常,趁我现在还有勇气……我想告诉你,我知道这样自由的日子不多了,回到滨海,又得回到处处被监视的生活里,我答应过阿姨我不会怀孕,所以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在做什么,虽然我无法成为你的第一,但你是我的第一……你,愿意要我这个傻瓜吗?”

    这一刻,莫说孔因桀动摇了,井希也是真的动摇了。

    他一把搂紧齐悦,双唇覆去时,双眼也微闭,全情享受在旖旎情调中、和齐悦难得的“魂体合一”里。

    “卡!好!”导演满意得大叫大笑,从监视器前面冲过来抱住井希,猛夸,“太好了,比前面那场效果更好,井希呀,这次可是你的真情流露了。”

    齐悦噗嗤一声,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什么摩挲在肌肤上,实在痒得她想笑。

    所有工作人员一致鼓掌叫好:“夫妻搭档就是有好处啊,再怎么亲密的戏,也不会觉得尴尬。”

    晚上收工后,房间真的就只剩下他俩。

    齐悦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时,井希找服务员要来一瓶红酒,喝了半天,燥热的心情还是难平,也回屋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,看到齐悦还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不时回头望他,两人目光偶然对上时,又同时转移开。

    尴尬!

    这样的气氛是大写的尴尬,井希可不比孔因桀,在上海没有一个能说知心话的朋友,他换好衣服,对齐悦交代了声:“我出去一下,你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齐悦起身,看他空着两只手,显然不是要去找导演对剧本:“你这么晚了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井希垂下的双手有些束手无策:“睡不着,去酒吧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齐悦不傻,这明显就是井希在回避她嘛,只好道,“那你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井希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头也不回呢?

    齐悦不理解,他不是应该很期待这个时刻的吗?她确实是感觉到了,婚礼后,井希就像变了人,无欲无求了。

    齐悦想不通,发微信问岑瑞,井希这种情况,是不是不爱她了?

    岑瑞:相反,他爱你爱到刻骨,爱到已经不敢面对你了。

    齐悦:什么意思?

    岑瑞:你们刚刚拍完一场感情重头戏,你要他怎么想?想你应该是齐悦的真情流露,还是梁小婉的真情代入?

    你们现在已经是生活和工作融为一体了,你要井希怎么看?戏里你再主动都没有,因为那都是工作,戏外你主动还差不多,不过这个主动的分寸得把握好,不能让他认为你是梁小婉附身,要他真真正正看到你就是齐悦。

    井希出了酒店,就近中找了家酒吧坐了坐,接到岑瑞的微信:在哪儿happy呢?

    井希:酒吧。

    岑瑞:呀,没跟你媳妇一起呢?

    井希:没。

    岑瑞:怎么了?同房戏拍完了?又情不自禁了?

    井希:嗯。

    岑瑞没想到井希会答得这么坦白,惊了一下,又问:那,你俩现在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井希:我还在等她的那句话,一天没听到,我一天都没办法确定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井希要确定齐悦的心意,那句话,岑瑞明白,可是:那句话还重要吗?我都看出来她已经对你动了真情,你还犹豫什么呀?反倒跟个女人似的,还想要点真情告白?

    井希:齐悦和一般女孩儿不一样,就像她对自己作品的诠释,可以倾注她所有的真情,因为那只是故事,但生活不一样,她的过去有阴影,以致于她对自己特别保护,我不想用婚姻去要求她解开这种自我保护,除非她明确告诉我她的想法,我完全了解到她心里的阴影已经清除了,我们才能成为真正的夫妻,在这之前,我不想她因为愧疚而喜欢我,弥补我。

    岑瑞将这段文字转发给了齐悦,齐悦适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或者,明天去伦敦,会是一个很好的表白契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