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在线阅读txt电子小说网

第一版主网 >历史军事 >带着系统来大唐 > 第五百五十一章 蔬菜价高守秘密(第二更)
我的书架 | 加入书架 | 举报章节错误 | 返回书页

带着系统来大唐- 第五百五十一章 蔬菜价高守秘密(第二更)

类别:历史军事 作者:农家一锅出 书名:带着系统来大唐
    长孙昕开始买房子,要买一个临街的房子。

    罗欧丞给他出主意,在别人没明白之前,先建个茶馆,专门给人喝功夫茶。

    蓝田县是陆路通往长安的主要县,从洛阳那边到长安,走蓝田县,就有人来喝茶。

    冬天的临街店铺买卖不好,盘下来一个价钱低。

    长孙昕觉得有道理,跟着李家庄子走,大钱赚不到,却不会赔钱。

    他一边找牙人看房子,一边买成套的茶具和茶叶。

    李家庄子继续大量出货,煤油灯、暖水瓶、茶具、茶叶、香皂、肥皂、甘油、花露水。

    香水倒是没卖,一直在储备。

    酒精在卖,但打火机不卖了。

    每天李家庄子灞桥的地方都是忙来忙去,还有人送松塔呢。

    黄金、铜钱了、绢帛、兑换券,全部流入进李家庄子。

    兑换券会重新买东西放出来,黄金、铜钱和绢帛只进不出。

    “最近几日,你们谁知道李家庄子赚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十一月十日,毕构晚上邀请姚崇等人在家里吃饭,怀贞坊的家。

    他快魔怔了,他甚至想辞职,谁愿意干这个户部尚书就谁来干吧。

    说好的交税,一天天数日子,眼看着那么多的钱跟税无关。

    大唐一年才收入多少?一个李家庄子在长安疯狂攫取利润。

    户部尚书在此时属于‘凶官’,不吉利,他不总是研究五行什么的么,才把他给安排到这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给你三套茶具,告诉你以后暖水瓶会出更好的么?等着呗!”

    张说吃黄瓜拌的拉皮,有芝麻酱,没有辣椒油,放了蒜泥、醋、糖、盐,爽口。

    卢怀慎用筷子指指芹菜炒肉里的芹菜:“过了年要收的税不全是李家庄子。”

    今天吃的菜,毕构没去李易那里要,他卖铅笔赚钱,有钱。

    派人到市场上买,挑好的。

    京兆府外面二十个县,除了渭南县的大棚因冬天里的一场大雨减产七成多,其他的县全卖得不错。

    大棚的菜,可以一直卖到三月份。

    种的作物一批顶一批,黄瓜等着快不行的时候,专门育的苗会长高,然后分秧。

    很快又能有一次黄瓜采收的时期,其他的菜插着间隙种。

    多的县五十亩大棚,少的县也有二十亩。

    李家庄子的学子们在负责,雇佣百姓耕种,租赁土地的钱也给。

    另外许多富人之家,也弄起来一两亩大棚试种,采光不好,长得慢,但总归能长。

    眼下是大棚蔬菜集中上市的时候,比起往年……

    没法比,去年的李家庄子蔬菜只供应一部分给天上人间,其他的自己吃。

    皇宫里的大棚更不卖,宋王那里卖天上人间一些,另外的是按资格私下里买。

    普通的商人,有钱没处买。

    二十个县的大棚,加起来六百多亩,供应不上整个京兆府,蔬菜价格依旧高。

    今天的芹菜炒肉,其实是肉炒芹菜。

    肉多,芹菜少,就那一小把,一百钱,叶子都留下做成咸菜了。

    “早一点多好。”毕构又嘟囔一句,他家派人买的菜,知道价格。

    今天一顿饭,米都不算钱了,酒是李隆基给的,肉才五百钱,蔬菜五缗。

    顶花带刺的黄瓜,用小称来称,一两一百钱一根黄瓜三两多,三百六十钱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还得早早去买,晚了会让城里的人给买光,尤其是酒楼。

    魏知古端起酒抿一口:“隆择啊,知道你想把账拢在今年,不过明年钱更多。”

    魏知古劝毕构,他也当过户部尚书,知道有多闹心。

    哪个哪个州里的县出灾害了,地方上书要求减免租庸。

    陛下一打仗,管户部要钱,户部需要拆东墙补西墙,然后再来了钱,赶紧补回去。

    每个月官员发俸禄,又得惦记从哪里弄钱。

    关键没有什么来钱的办法,只能是,哪个地方需要钱了,要仔细审核,看是不是用不着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年底前若能把税钱收上来,明年的预算便好安排。

    魏知古其实羡慕毕构,自己当户部尚书的时候,可没有人给这么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等毕构一来当尚书,李易居然给毕构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一想到大礼,魏知古又对毕构说:“李易可是没少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可能给他减税。”毕构端起酒盅。

    “他交多少税在于他想交多少税,他不交你拿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何况钱在他手里,他总是想着拿出来给大唐修路、养兵,感觉比你们户部还好用。”

    张说笑着说毕构,一点不给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他答应的。”毕构快哭了,一个老头眉头蹙着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这个税收的经济账怎么算,他刚刚接触。

    反正李易是说给钱,很主动。

    姚崇有一点嫉妒:“隆择,你现在可以联系李易,比我们强,多跟书信往来学学经济之道,他会得多。

    虽然老夫总看他不是很顺眼,却不得不佩服他所学所知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宋王先看到了他,同时他在长安边,不然的话,放在地方。

    老夫相信,地方州府的官员全会被他买通。

    凡是死硬着不配合他的,估计都要被他收拾下去。”

    姚崇说着,自己露出一死害怕的神色。

    李易若是没在长安边,跑去岳州那里,他会在那里搞出来多少事情?

    毕构点点头:“他出本书就好了,照着书咱们能学,眼下是这一块、那一块,联系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书那还了得?”姚崇摇头:“被别人学去了怎么办?宁肯从他嘴里慢慢问,也不能泄密。”

    姚崇上升高度了,把李易的才华当成了大唐的秘密。

    其他人颔首认同,确实是,谁能把李易给抓走,并且还有本事让李易说出他的所学,那可厉害了。

    还好,李家庄子周围一群千牛卫,庄子里面除了护卫还有羽林飞骑。

    哪怕李易出行,也是一大堆人保护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偷袭,一旦正面打上,他自己就有武器,他那东西据说能在五百丈外轻松杀人。

    五百丈啊,敌军将领若是跑到什么城墙下面床弩打不到的地方叫嚣,遇到李易,估计……

    “李易赚了那么多钱,不晓得又会用在何处。”毕构果然是病了,他总想要更多的钱归户部。

    被他惦记的李易,这个时候在庄子里发愁,钱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长安城中这么多有钱人,打仗的时候看不到他们捐款的身影,卖个暖水瓶就疯抢,生产跟不上销售速度了。”

    李易很生疏地拨着算盘计算收入,同时鄙视长安有钱人。

    跟吐蕃和突厥打仗呢,一家捐一点,先给平了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