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在线阅读txt电子小说网

我与我的江湖酒馆- 第三百一十二章:不正经的和尚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墨宣纸 书名:我与我的江湖酒馆
    先前的客栈自然是不能住了,也只再找一个落脚的地儿,徐州城里客栈酒楼不少,自然也不难找。

    买了两盒胭脂,到了客栈开了两间上房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奔波,都还未歇息片刻,总算是落下了脚。

    客栈的掌柜年纪不大,约莫也才二十出头,问了两句才知这年轻掌柜是承了父辈的业,在徐州有这么个地,只要不是遇上大灾大难,便不愁没饭吃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檀提上胭脂推开了房门,顿了一下,侧目看了向了张铭。

    张铭感受到那股目光,转头说道:“早些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苏檀点头答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张铭抱着小七进了另一间房,苏檀也进了房中。

    徐州城外。

    自打多年以前佛门衰弱之后,几乎在每座城池外都留的有寺庙,年久之后便成了无处可去的人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玉芸熙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供奉在庙中的菩萨像,一时间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却见这破庙里连个人都没有用,房瓦都已破烂不堪,才稍微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想来这儿也只是个荒废的庙。

    玉芸熙看着那菩萨向双手合十拜了一下道:“菩萨,小女子借用贵地,实在迫不得已,还望菩萨莫要怪罪。“

    说罢,玉芸熙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拉下了衣衫。

    青衣落地,青衣上已然被那背后溢出的血渍染红。

    月光透过那寺庙的破开的瓦片,照应在她的身上,那玉洁的双肩落入了那庙中菩萨眼中。

    玉芸熙手抓伤药绕过脖颈,将那伤药洒下,之间那原本应是白净的后背有一道深壑的刀伤。

    玉芸熙咬着牙发出了闷哼声,疼的额头上逐渐流下了汗。

    本就身负内伤,如今又挨了这么一刀,从徐州城到这外面的破庙,这伤也拖了许久,本就无力的她有些难以忍受这股痛楚。

    恍惚间,只见她眼神飘忽,像是一瞬间卸了力一般。

    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,她抓起了青衣盖在了自己的身上,随之倒下。

    在这夜色之中,秋叶落下,那庙中的菩萨像是不忍再看,一阵微风带动了寺院的门儿,院门紧闭。

    风不再进此地。

    自从多年以前跟着师姐出来之后就没安宁过,当初在青雨楼时就经常胡闹生事,没少给玉玲珑惹麻烦,这也以至于后面经常被师姐禁足。

    其实她都明白师姐是为了她好,想让她少惹事端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天下何其之大,玉芸熙却找不到一个能与她说上话的人,在山门是如此,在这外面还是如此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她也不想再闹下去了,实在是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隐约之间,她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推开了破庙的门,却又只是看了一眼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入夜,徐州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烛火熄灭,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打更人行在街上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,这也意味着一天的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玉芸熙睁开了双眼,猛然惊醒,坐了起来,却发现自身身上衣物在地,连忙拿起遮挡。

    她看向了这破庙四周,眉头一皱,却是感觉在那紧闭的院门外有一道气息。

    “谁!?谁在外面。”玉芸熙皱起了眉头,如今却还是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破庙门外,那打坐的小和尚顿了一下,回过神来,想起昨夜所见脸红了一下,答道:“啊,那个,啊……昨夜见施主在此地歇息,小僧怕有打扰,于是…于是,就守在了门外,小僧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玉芸熙眉头一挑,心道一声,“和尚?”

    她连忙穿好了衣物,虽说那青衣上还沾有鲜血,但却也没别的了,穿好之后,她缓步走上前去,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却见那门外盘坐着一个光头和尚,手中掐着念珠,念着阿弥陀佛,和尚的身子在抖,似乎是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玉芸熙听着和尚之前所说,不由得有些恼火道:“你都看见了什么!?”

    小和尚吓了一跳,连忙答道:“没,没有,小僧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,什么都没看见?”玉芸熙上前,一把掐住了小和尚的脖子,逼问着。

    小和尚被掐着脖子,心中则是万分惶恐,被掐着脖子又没法说罢。

    “施…主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那小和尚面色铁青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玉芸熙冷哼一声,这才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小和尚落在地上,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玉芸熙冷眼看着这个和尚,说道:“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,小和尚你说你到底看见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喘过气来,先前并未仔细瞧过,如今抬起头时却是见到那张绝美的脸儿,正冷眼望着他。

    不着粉饰,亦无烟黛,好美的人儿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玉芸熙呵斥道,“再看把你眼珠子都挖下来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回过神来,闭上了眼睛,咽喉滚动,说道:“是是是,小僧什么都没看见,什么都没看见……”

    玉芸熙看着这胆小的和尚,嘀咕道:“谅你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小和尚不敢反驳,闭着眼低着头不敢看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。”小和尚嘴里念叨着,额头上逐渐流下了冷汗,害怕的打紧。

    可当他再抬头睁眼时候,却早已不见那女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施主?”

    小和尚念叨了一声,却不见有任何回应,这才知道那女子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他砸了砸嘴,像是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回想起那副面容,小和尚冷不伶仃冒出了一句:“……这就是师兄说的人间绝色吗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回过神来,连忙念了两句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“罪过罪过。”

    亦是个不正经的和尚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客栈里,张铭醒了后梳理了一番,随后下楼吩咐客栈小二去准备了膳食,自己则是抱着小七坐在桌前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些日子小七睡的要少了些,也不知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张铭上楼去敲了敲苏檀的房门,问道:“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房里传来了一声细声的回应。

    张铭又说道:“好了下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的苏檀顿了一下,看了一眼铜镜里的自己,答应道:“好,掌柜你先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