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在线阅读txt电子小说网

神探狄仁杰之武朝传奇- 第五章 水中救人

类别:科幻小说 作者:北辰仙尊 书名:神探狄仁杰之武朝传奇
    不一刻,王莽和李元芳把女子抬上了渔船。

    渔船上,狄仁杰蹲下身,拉过女子的手腕,摸了摸脉搏。

    如燕问道:“叔父,她不会死了吧?”

    狄仁杰抬起头:“不要紧,是让水给冲得闭住气了!如燕,你来按压她的胸部,将积水排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莽微微点头:“如燕小姐,要是还不行,救人要紧,你就用人工呼吸!”

    如燕迅速蹲下身,挤压着女子的胸部。

    猛地,女子一声大叫呛出了几口水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如燕惊喜道:“醒了,醒了!”

    忽然,江畔传来一阵叫喊:“哎,弄船的,把船使过来!”

    那群恶仆飞跑到江畔碎石滩上,不停地冲王莽和狄仁杰等人挥手。

    一人高叫道:“听到没有,快把船上的娘们儿交出来,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狄仁杰、王莽和李元芳不屑地冷笑一声,未予理睬。

    那女子挣扎着爬起来:“求、求求你们,救救我,千万别把我交到他们的手上!”

    如燕赶忙安慰道:“你放心吧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一名恶仆手持钢刀高声叫骂:“你们他娘混账王八蛋,竟然连侯爷的人都敢抢,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吧!赶快把船摇过来!”

    李元芳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双手握成拳头,狄仁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别理他们,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莽也是劝说道:“元芳兄,不用理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李元芳哼了一声,抄起竹篙轻轻一点,船头转向,朝江心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岸上的恶仆们叫骂连连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船上,那女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对如燕说道:“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如燕微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女子说道:“锦娘。”

    如燕笑道:“锦娘,这名字好听得紧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蹲下身问道:“刚刚追赶你的那些恶仆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锦娘说道:“是、是平南侯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问道:“平南侯府?”

    锦娘答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王莽看了锦娘一眼,说道:“我听说这平南候可是五平县的一霸。”

    忽然,狄仁杰看了看王莽,忽然,他似乎想起了,说道:“敬旸,莫非就是二十年前皇帝封的平南候薛青麟?”

    王莽点了点头:“正是他!”

    这时,狄仁杰问锦娘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追赶你?”

    锦娘抬起头看了看狄仁杰,不自然地笑了笑:“啊,没、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狄仁杰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,心里感到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王莽看了锦娘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南侯府庭院中,丫鬟、仆妇往来穿梭。

    正堂上,一身华丽锦衣的平南侯薛青麟在屋内焦燥不安地徘徊着。

    忽然,“门”砰的一声打开,率人在江边追逐锦娘的恶奴冲了进来,惊慌地喊道:“侯爷!”

    薛青麟几步走到他面前,急切地问道:“杜二,锦娘呢?”

    恶奴杜二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被、被人救走了!”

    薛青麟一把揪住杜二胸前的衣襟厉声喝道:“什么?救走了?快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杜二说道:“我率人追赶锦娘到江边,这丫头见我们追得紧,竟然不顾死活跳下悬崖,被江面上几个使船的渔夫救起。

    我们连声喝骂让他们交人,可他们竟然毫不理睬,径自将船划走了。”

    薛青麟顿时勃然大怒,一扬手狠狠地给了杜二一个耳光:“真是他娘的一群废物,连个女人和几个渔夫也对付不了,我养你们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杜二捂着脸道:“侯爷,谁、谁想到锦娘会、会跳崖,等我们赶到江边,那些渔夫已将锦娘救起。

    我们连唬带吓,说出了咱们平南侯府的名头,可那几个人理都不理,撑起船掉头而去,那、那小的们也没办法呀!”

    薛青麟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哪里来的渔夫竟敢和我作对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

    杜二,你马上带人到县里,命县衙捕快全体出动查找渔夫和锦娘的下落。

    找不回锦娘,我他妈活剐了你!快去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狠狠一搡,把杜二摔出门去。

    杜二连滚带爬,抱头鼠窜,向外逃去。

    正堂外,一个女人伏在窗前望着里面,堂内,薛青麟焦躁地徘徊着。

    女人轻轻直起身,踌躇了片刻,蹑手蹑脚地向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鼓槌猛击着县衙门前的堂鼓,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。

    大门轰然打开,几名衙役冲了出来,厉声喝道:“是何人击鼓?”

    击鼓的老汉慌忙放下手里的鼓槌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高声喊道:“冤枉啊!冤枉!求县令大人做主!”

    衙役们一声吆喝,架起老汉快步走进衙去。

    公堂上,堂鼓阵阵。

    三班衙役拖着水火棍,边走边聊,散兵游勇般地从四方聚来,站在堂下。

    县丞快步走了出来,坐在公案后。

    下站的衙役们还在笑着,县丞狠狠地拍了几下惊堂木,连喊了几个“肃静!”衙役们这才停止了笑。

    县丞高声喝道:“将击鼓之人带上堂来!”

    几名衙役架着那位老汉快步上堂,老汉跪倒在地,连爬两步哭喊道:“大人,求您做主啊!”

    县丞说道:“有何冤屈,当堂讲来。”

    老汉哭道:“小人是小蒲村儿的村民吴四,因欠平南侯府债务,几天前,侯府家丁将小人之女锦娘强抢进府为婢。

    昨夜二更时分,锦娘逃了回来,说平南侯看上了她,欲行非礼之事,她拼死挣扎,这才逃出虎口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侯府的家丁赶来,硬生生地将锦娘抢走,小老儿与他们理论,却遭无端毒打!大人,求您做主啊!”

    县丞说道:“吴四,你女儿锦娘,既身在侯府为婢,就应顺从主人,怎可私自逃回家中,这也难怪侯府的人会来寻找。”

    吴四说道:“可、可大人,那平南侯要强霸小女呀!难道,这、这也要顺从?她为保贞洁逃离侯府,怎能是私自逃回?大人……请您做主啊!”

    县丞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:“当然了,平南侯如此做法是,是有些欠妥,啊,可是……”